獨立自主意識是本土運動生命根源

本土運動歷經梁游宣誓風波、人大釋法、劉小麗等人宣誓被司法覆核,可謂屢遭挫折,聲勢大不如前。

 

近日「本民前」梁天琦更就一直未有鼓動群眾對抗釋法解話:「但我鼓吹佢哋嘅時候,我無法走得最前,咁同我以前做嘢唔同,咁咪叫人去做,自己唔做,我唔想咁樣,我選擇咗一句說話都冇講」、「要畀答案的話,就係我懦弱囉,我唔想依家就要即時還押。好對唔住,我做唔到大家期望我能夠做到嘅事,我冇負到呢個責任,企喺最前線去對抗呢次釋法,我今次選擇咗自己」。

 

原來去到最後,公義始終敵不過私利。還計劃前往哈佛讀書做研究,想起昔日造勢大會他那一句「若果有日我變左,就拉我落黎」,份外唏噓!

 

山窮水盡疑無路,未嘗不可柳暗花明又一村,關鍵在於:港人能否提撕、保存獨立自主意識。

 

遙想兩年前「雨傘革命」,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熱心市民輪流在佔領區發言,或激情演說,或發佈資訊。當時,政黨、政客何嘗有位置?純粹中共嚴厲打壓香港激發「自己香港自己救」而已。「雨革」後大學爆發「退聯」潮,「退聯」背後的意識形態是擺脫學聯大中華思維,簡言之,亦即獨立自主意識發皇。

 

我為東道主,不甘作奴隸,此番心境,方是本土運動生命根源,南宋朱子所謂「源頭活水」。「青年新政」、梁天琦、自決派……俱由這裡產出,卻漸行漸遠,卒之自我毀滅。可是,一「識」尚存,新政黨新政治人物仍舊會陸續登場,取代軟弱無能者。本土運動不見得壽終正寢矣!

 

胡適說:「朋友們,在你最悲觀最失望的時候,那正是你必須鼓起堅強的信心的時候。你要深信:天下沒有白費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謹以此與本土義士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