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點解會錯估特朗普

一個電話,惹起莫大風波,更加敲響戰鼓。特朗普未正式宣誓,已經擺出明顯嘅強硬資態,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北京初初將責任推俾蔡英文,認為係蔡政府搞事,但係特朗普棋先一著,一眾共和黨高官同參謀再解話,至此再無懸疑,特朗普將一改奧巴馬嘅低姿態。北京先至意識到問題嚴重,開始以《環球時報》還擊,但係已經失去先手,變成被動。

 

北京選前戲謔特朗普,甚至縱容網上言論,慶賀特朗普當選,顯出北京極度輕視特朗普。今次交鋒完全狀況外,則證明依幾年投放再多資源,換取再多情報,北京都未能掌握狀況。外交分析唔同科學研究,需要數據唔多,但係必需瞭解人心。尤其係唔同文化體系嘅對手,觀念同價值觀根本唔同,如果未能尊重對方諗法,判斷必有偏差。

 

依幾年中國經濟一枝獨秀,加上國內外學者吹捧,應有嘅制度自信,慢慢演變成制度自傲。其中一個表現,就係認為民主制度會推舉出各種衣不稱身嘅官員。奧巴馬原係法律教授,連一屆參議員都未做完,就成為美國總統。今屆更加選出一個口不擇言嘅二世袓,係中國政府甚至中國人眼中,民主制度應該就此崩壞。

 

但係佢地睇唔到,美國總統選舉由人選醞讓開始,歷時最少兩年,而且競爭劇烈,能夠成功嘅候選人,最少才智同鬥志都唔會少。而且傳統希臘羅馬文化之中,都唔認為政治必需係終身職業。由古代史開始,都有歌訟危急時候出現,事成卻又身退嘅英雄。所以深植係歐美文化之中,從來都唔認為政治領袖嘅能力同佢嘅過往經歷有必然關係。過去四十年嘅總統,有花生大王、演員、情報機關主管等。連唯一CV最完美嘅克林頓,都因為係美國歷史上最年輕嘅州長,而顯出不平凡。中國式嘅按步就班,反而係特例。

 

另外,外國人相信旁觀者清。連最簡單嘅工作,一旦自己解決唔到,就會搵身邊同事幫手。佢地唔一定認為對方比自己優勝,但係傾向相信fresh pair of eyes,認為對方或者會睇到新觀點,解決問題。加上尊重選舉結果嘅文化,新當選領袖一般都有一段蜜月期,有一定空間將新思維帶入體制,帶領國家前進。

 

其實特朗普只係執行「國王的新衣」策略,同代表二千三百萬台灣人嘅政治領袖通話,拋棄過往嘅既定模式。但係如此簡單嘅策略,係領袖同官僚長期耳濡目染,早已互相同化嘅狀況下,就成為不可思議。

 

有一則野史,講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好多人都非常葡萄,話其實只要向西航行,一定可以發現新大陸,哥倫布根本毫無功積可言。哥倫布係某一宴會,就攞出一隻熟蛋,叫其他人將蛋豎立。好多人試過唔成功,大都放棄之後,哥倫布將蛋頭嘅殼敲碎,之後將碎咗嘅一側向下,蛋就自然豎立。哥倫布只係講:「去新大陸唔難。難係難在做第一個。」

 

政治係人嘅遊戲,自然好多規則、潛規則、暗角等。所謂新思維,往往就係睇穿或者曾經有道理,卻早就變成落伍嘅思想,將之打破。唯有如此,先可以令體制與時並進。否則,所有觀念同規則都係袓宗家法不能改,到最後就只有暴力革命,將舊規則連同制度一齊斷送,新朝代再由零開始,形成華夏獨有嘅「盛衰興亡」歷史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