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再多的替罪羊,也頂替不了罪孽

最近幾年間,香港平民被迫與這裡的政權開打了政治戰爭。一切也源於香港青年不想再聽信政權多年來的假話欺哄,青年那種猶如初生之犢的銳氣、衝動和憤慨,掙開俗套麻木的中年老年的犬儒怯懦,想盡辦法得到推舉國家領袖的權利,當迎頭遭到政權冷漠和冷血的回應,看清暴政欺騙與背棄人民的面目,也就想盡辦法抗爭、高呼獨立革命以求取回屬於國民的權利。然而,這場平民與惡魔如此實力懸殊的爭戰的同時,我們亦不知不覺被捲入了民與民的政治鬥爭之中。

也許是實力過於懸殊、局面也過於殘酷無望,也許是慣以仇恨養戰、焦躁難耐而把憤恨遷怒,亦也許早就立心不良、野心勃勃而為求盡攬功成,存心排斥競爭對手;以致這段日子裡頭,香港平民各分各派、自立門戶,彼此指責怪罪,你我爭著誰是可信、指證誰是可疑,博取朋友、平民投靠支持,只有自己才是正確無誤。

終年不止的爭拗詆譭,平民之間激烈的政治爭鬥,叫不打算討政治飯吃、不擅玩勾心鬥角政治遊戲的赤誠青年漸漸迷失在這人類世界的荒唐鬧劇之中,扭曲了他們觀念、蠶蝕了他們心力。你我罔然抽離而醒,反問自己這最近血戰多回的心神和雙手,是否狠狠痛擊了暴政,扳了幾回勝仗,還是糾纏在毫無益處的政治爭鬥裡頭,倒像是扳倒了幾位平民、敗了幾個組織的名聲。

只有贏了浮躁口爽的血氣謾罵,卻沒有從暴政上奪贏過什麼權利,慘痛的煎熬和代價依舊。我奉勸各位減省無力的批評斥責,發洩過後便要站穩迎敵前行。再多的口角爭執,無濟於事,毫無正面效用,僅僅換來捲入派系陣營鬥爭、跌進泥漿流沙,結上更多的怨,招惹上一門門、一派派玻璃心、心腸歹毒記仇、無所事事之人。

更重要的忠告就是,不要誤以責難批評作為尋求出路、解釋困局的方法,拼命找尋代罪羔羊來受罪、承受這一切責任與局面。這只不過是為自己的無望憤怒找出氣袋,只不過是為自己同是走過這段日子、同是身處這個時空、同是從昔日一直走來的作孽尋找開脫掩飾,掩蓋逃避自己也無法無能掙破當下僵局、或曾親手或曾袖手或曾撒手而造成如此局面的那對雙手。

不斷替換、製造、尋找假想敵或替罪羊,滿嘴斥責喝罵,也無用於扭轉局面,對真正獨攬大權的敵人做不了任何傷害。這兩年間,我們終於厭倦了「行禮如儀」、「拿腔作勢」、「舞刀弄劍」的假大空、無效反抗,也深明嘴上喝罵詛咒暴政奴才、國家機器等並不管用。同一道理,今天我們樂此不疲地挑選敵人箭靶,滿嘴斥責批評泛民、左膠、笨土、熱狗、本民青狗也不見得比我們厭惡的無效反抗來得有效。

寧毋動怒動氣,省下唇舌心神計算眼前的樑木針刺,反求諸己,沉氣忍耐,專心致志履行實業,用行動代替空話躁言,用實效功成勝過無用無為。未來香港的果是福是禍,還看我們今天種下的因;若果他日香港亡國,後代流亡,後世的公論簡單,不單以暴政走狗、國家機器、不理世事的為罪魁禍首,還少不了兒戲玩忽、自作聰明的愚蠢人,以及醉心意氣鬥爭、愛殺替罪羊的屠夫,同是導致革命事業一蹶不振、斷送香港命脈的千古罪人,罪孽輕重也得香港人共同承受。惟願國人儆醒自省,奮發圖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