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壓媒體是政治常態

權力有自我擴張本性,阻礙權力擴張的是人民的自由和權利;所以打殺自由和權利是權力本性的需要。

不論東西南北方,不論古今中外,都存在權利與權力鬥爭,是常態。古有焚書坑儒,今現眼就有習近平X不准講、傳媒姓黨;朗普今年不出席白宮記者晚宴,與傳媒全面開戰,與傳媒勢成水火。不論是民主還是專制社會都會出現這種權力打壓權利的無煙戰爭;在專制極權社會有時會演出流血的炮火戰爭。

權力與權利鬥爭是必然。不論在民主還是專制制度下,凡權力都必定打壓權利。在專制極權社會強權就是真理,權力壓倒權利。在民主社會,權力與權利抗衡中並存;並在民主遊戲規則下互動運作。在民主制度下,民主以權力型態出現,權力與權利鬥爭同時表現為民主與自由鬥爭。在民主制度下,總統當然代表權力,民間組織和媒體則代表自由。特朗普反媒體是權力反權利、民主反自由的表現。

人們可以說民主制度權力不應該打壓媒體,所以特朗普不應該有反媒體行為;但不能說民主社會沒有權力打壓媒體的事。若要肯定民主制度下沒有權力打壓權利,其邏輯結論是特朗普不是民主總統,美國不是民主社會;因為美國的總統用手中權力打壓人民的權利、打壓媒體。特朗普反媒體,當然不是民主行為,是專制表現;是個人民主觀念出了偏差;作為一個民主總統不應這樣做。但是,不能否認特朗普表現是民主社會存在的權力行為,而且是常態性的權力行為。

把不應該等同不存在,產生此類概念矛盾是因為概念不清。網下網上的中文世界,普遍存在這類概念混亂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