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 — 氣劍體一致

劍道是日本多種傳統武道之一,而劍道亦因為以劍為練習的主體,相較其他的武道與武士的關係尤為密切。這種與劍乃至武士相關的極具魅力的運動,除了在日本之外,在世界各地亦有不少的愛好者。在香港,劍道當然不是主流的運動,但仍有一定數量的人熱愛這項運動。那麼劍道實際上是甚麼?而我們又能從劍道學習到甚麼呢?何以人們都鍾愛這禮節繁鎖,練習枯燥乏味的運動呢?

1. 劍道的源由

劍道與劍術不同,前者是以竹劍打擊練習,而後者則是真刀對決。劍道可以說是由劍術所演變出來的。武士在日本的歷史中具有獨特的地位,他們是武家統治時封建制度中貴族的一員,又是戰爭中的要員,他們對於自我修養或鍛煉有很高的追求。劍術的練習除了是武士修煉上陣殺敵的技法,亦是培養堅韌,冷靜,專注等等的性格特質,故劍術是武士長期並廣泛修習的武道。到了德川幕府時期,劍術的技法漸趨成熟,加上劍術的練習因真刀的訓練上的限制,例如容易受傷而難以近身訓練,所以改以竹劍訓練,成為現代劍道的雛型。

但演變成現代的劍道仍有很長的時間,劍道發展的轉捩點有二:第一個是明治維新時的脫刀令,為廢止舊武士的特權,武士被禁止帶刀,加上武士的俸祿被剝脫,一方面令部分的武士因而放棄了修習劍術或劍道,使劍術、劍道逐漸息微,然而,另一方面,亦因為真刀的棄用,鼓勵了使用竹刀的劍道練習,部分堅持練習精神的武士以竹刀代替真刀鍛煉,推進了劍道的發展。第二個轉捩點就是二戰結束後,劍道不再擔當軍事訓練的項目,而是作為體育競技的運動,亦即是今天我們為接觸到的現代劍道。

2. 劍道的本質

「劍道」,由「劍」及「道」二字所組成,不但是劍的技法,亦是劍的深藏的意蘊。在劍道的競技中,講求氣劍體一致,簡而言之就是人與劍的動作同步,人即劍,劍即人。故我們可以理解修習劍道,亦是修習人道(人格形成),兩者並無二致。

劍道的練習有繁多的禮節,例如在開堂前需要向道場的正面敬禮、進出道場亦要敬禮,進行打擊練習前要向對手講多多指教(お願いします),但這些禮節並非毫無意義,恰恰相反,這正正是「人格形成」的潛移默化,亦即是培養健全人格的方法。這些禮的程序要嚴謹遵守,先後次序不能倒亂,鍛煉人的專注,謹慎;在打擊訓練中,對手要為自己數打擊的次數(數並非陰聲細氣而是聲嘶力竭),這互動雙向的練習,提醒我們要與同伴互相激勵,重視對手;而練習後要向師兄姐,先生致謝,就使人養成尊重,感激的心。這一切都不單是劍道,亦是人道,學習如何處世做人。

而事實上,亦有不少例子向我們說明劍道究竟有何種的力量。板本龍馬正是一個佼佼者。板本龍馬就是促成薩、長兩藩的軍事同盟,推翻德川幕府,使日本迎來明治維新的維新志士之一。他的故事是在日本家傳戶曉,無人不知的。據說,板本龍馬在未學習劍道之前,是一個愛哭的鼻涕蟲,與同町的小孩打架總是輸又總是哭,但開始修習劍道後,整個人的氣質,性格都大為改變,連樣貌都變得英偉起來。當然,這些事蹟也可能有略嫌誇大的成份,但因為接觸劍道而得以改變,實非甚麼不可理解之事。劍道宗旨是始於劍,成於人。劍道訓練的刻苦,磨練出人堅忍不屈的心,塑造出一個又一個健全的人格。

3. 劍道的練習與比賽

在前段已有稍稍提及劍道的練習是化樣一回事,這裹則略為補充。劍道的練習其中一樣重要的元素就是氣合(気合)的鍛煉 ,也就是用丹田吶喊以顯示氣勢的意思,氣勢在劍道的比賽中十分重要,氣勢強的一方總能奪取先機,並壓過對手的氣場,所以氣合的練習尤為重要。一般在熱身運動時已經開始大聲呼疾,此起彼落地呼叫「一、二、三、四」,而在打擊的訓練中,亦會大叫所打的位置,例如攻擊面部時,我們會叫面(men),這也可以顯示劍道是明刀明槍,打甚麼叫甚麼,正直的運動。

除了氣合的練習,劍道中也有叫Waza (劍道招式) 以及Kata(劍道型)的練習,雖然實戰中難以使用,但對於掌握技法頗有幫助。Waza與Kata均極講究動作的精準以及時間的拿掐,所以需要高度的集中和專注,很能夠鍛煉人的意志及提升精神面貌,這些也是劍道競技中必須的。

劍道比賽的勝負可以算是主觀的判決,但其實又不盡然,因為比賽中的有效得分在於打擊的位置正確,同時又做到氣劍體一致。這確實不是數字般那麼斬釘切鐵,可又並非無依據判斷,況且比賽中的評判有三個,只有兩個同時認同才是有效得分,所以劍道比賽也不全是主觀的。而劍道的勝負不在於力量,是在於技巧與氣勢,嬌小的女性勝過魁悟的男子是不足為奇的,所以在某些比賽,如團隊比賽中也有男女的對決。男女老幼,高矮肥瘦皆宜也是劍道的一大魅力所在。

4. 劍道在香港

劍道在香港的發展已有逾四十年,香港亦有正式的劍道組織──香港劍道協會,從事劍道的推廣,海外交流,乃至籌辦比賽。在香港要嘗試接觸劍道並不難:香港劍道協會的屬會有提供初級的訓練班,劍協亦有與不同組織合作舉辦訓練初班,本地亦有數間大學(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城市大學等)有劍道學會以及訓練,所以在香港劍道的發展及推廣已有一定的基礙。

如果想在香港持之以恆地修習劍道,或是進而穿甲、考段亦並無不可。在香港有購買劍道用品的途徑,而香港每年亦有段試的考核,考生不需深諳日語,更不用遠赴日本或海外參加段試,練習場地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是木地板便可,所以劍道在香港雖是冷門運動,卻並非難以接觸。

5. 結語

劍道與許多運動同樣是博大精深,高深莫測的,就算是高段位的劍道師傅,也不停地作相同的練習,彷彿要在重覆的動作中找到真理,也就是所謂的「奧義」。劍道結合了日本的思想與哲理,並在劍上展現出來,既是運動,亦是美學。

筆者接觸劍道的日子不長,對劍道的理解自然不深,且劍道本來就極其深奧,恕不能詳盡分析劍道的種種。然而,筆者在這短短的日子中,確信劍道最重視的是「一期一會」,也就是大家相聚於道場,一起練習,互相激勵的緣分。你我在人生路上未必有甚麼交集點,但來到同一個道場,我倆就會珍惜彼此,重視這場緣分。練習劍道不必有甚麼重大的理由,只要堅持,就必定會有所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