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巍話中有話,港人負隅頑抗

港澳辦副主任馮巍說「一國兩制」總體成功是敷衍語,重點在:「一國兩制」是全新制度設計,存有內在結構性矛盾。所謂「結構性矛盾」,即糾纏不清、無法解去的死結。

馮表示:「如果我們想要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界,心悅誠服地接受全國人大常委會,完全按照《基本法》158 條第一款決定釋法,一定是需要很長時間過程,回歸以來,香港法律界針對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組織的黑衣遊行已經第三次,這反映甚麼?」

香港的司法獨立與法治精神產生抵抗力,與中共的專橫跋扈對著幹,原來馮認為這對「一國兩制」落實構成根本障礙。

他又說:「任何一個主權國家的憲法,它一定要在這個國家的每一寸土地適用,這是沒有例外的。凡是《基本法》明確規定的內容,憲法有相關規定可以不在香港實施,但《基本法》沒有規定的,憲法就一定要在香港實施。」

中共憲法具有凌駕性,它並非全盤不適用於香港的,間接否定《基本法》「小憲法」地位。

配合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講「一國兩制」背後是「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定不移」,整幅圖像相當清楚。未來的「一國兩制」將缺少司法獨立、著重「法管」、因應具體情況逐漸套用中共憲法。不走樣?不變形?語言偽術罷了!

馮還指責港人以資本主義觀念解讀政治發展,容易引發矛盾。言下之意,《基本法》第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隨時於 2047 年或以前就被取消。渴求民主普選乃資產階級意識形態,通通要不得。

當政治權利遭剝奪,私有財產未必保得住,不負隅頑抗,盡力守護現存的制度和核心價值,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