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以待斃真不好受

作為 UGL 收受利益案的被調查人,梁振英竟然對立法會專責調查委員會成員之一民建聯周浩鼎呈交秘書處的《擬議主要研究範疇》文件進行修改。事件被揭發,梁循例死撐,已退休的譚耀宗則替「喊包鼎」解畫,越描越黑。一句「有同學講到出貓問題,我就勸你一定要小心啦……所以呢,我都話,周浩鼎亦都受咗教訓,大家今後做嘢真係要小心啊」,變相承認周做錯,就是矢口否認,難怪曾俊華出席記協年度晚會時叫在場賓客大喊「我鼎 (我頂)」。

「浩鼎門」荒謬之處,在於「被告人教控方大狀點盤問自己」(胡國興語)。梁振英還要另開戰線,攻擊梁繼昌,要求他辭去調委會職務。尚餘任期個多月,動作多多,目的只有一個:保存利益,全身而退。候任特首林鄭又剛愎自用,喜歡諉過於人。不懂使用八達通,夾硬講成是港鐵閘機設計有問題。香港為一群私德有虧的小人所管治,怎會看得見未來?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日前表示,「一國兩制」落實總體成功,因香港人口廿年增加 25 %。君不見行政嚴重干預立法,好勇鬥狠的權鬥思維滲雜,跨境執法越趨普遍麼?有什麼成功可言?部份建制派人士甚至在高鐵一地兩檢問題上主張容許公安於西九總站的內地口岸區擁有「全面執法權」,倘若成事,根本已經成了「一制」,「兩制」是謊話。

26 名泛民議員決定向梁振英提出彈劾動議,有無效果,各位不難想像。利用「拉布」阻止一地兩檢立法,莫忘記世上有「剪布」。

情況日益惡化,矛盾日益加深,偏偏阻擋不住、解決不到,反對派形同虛設,坐以待斃的滋味真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