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不移斬情花

面對「六四」,我們應以看待外國事件的眼光回望過去,將來堅定不移不相信殺人政權的任何說話,永遠站在香港本位之上。

對於廿八年前,有外國政府在天安門屠殺民運人士,我們可以繼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予以強烈譴責。那是不存在任何問題,而且是合情合理的,跟我們會譴責伊斯蘭國、阿爾蓋達發動恐襲,及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1995年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一樣,看到泯滅人性、罄竹難書的事情,我們會基於人性而憤慨、憂傷,繼而作出自身能力容許的本能反應。譴責中國共產黨政權屠殺人民,乃存有良知的人類應做的事情。 另外,「六四事件」是外國的事情,「平反」與否跟我們無關,遑論要我們替別國人民爭取「平反」。港人沒有任何責任或義務,為八九年的中國民運份子「平反」。 中國政府殖民統治香港,港中的關係乃殖民地與宗主國的關係。然而,被殖民者竟高聲疾呼「建設民主中國」廿八年,卻對香港爭取主權的義舉不發一聲,甚至予以譴責,站在殖民者的那方。這群沒有覺醒的「香港人」,理應剖腹自盡,一死以謝天下。

四年前,筆者脫離大中華民國主義,決定以香港為本位的誘因,正是考慮到「建設民主中國」對香港是百害而無一利。假設「中國」再沒有一黨專政、兩岸四地統一,實行聯邦政體及民主政制(以《零八憲章》作藍本)。在聯邦眾議院,香港只能佔全院議席的百分之零點五(參考美國眾議院,以全國人口比例分配全院議席的方式,來作出以上假設);在聯邦參議院,全院六十席(基於現今中國有22省、5自治區、2特區,連同台灣,得出此數目),香港只能佔有兩席(參考美國參議院,各州可產生兩名參議員,來作出以上假設)。

在這個民主國家中,聯邦國會可以跟據憲法賦予的權力,並透過議事程序分配國家資源,換言之「民主中國」能以民主手段強行奪取香港現有的一萬億港元的財政儲備、三千幾億美金的外匯儲備。另外,人口政制由聯邦政府全權制定,香港難免有大量中國人移居,文化、生活、環境可以瞬間被同化。 在「民主中國」必定出現這種多數人暴政的局面,對香港帶來殲滅性的打擊,將令香港苟延殘喘,但這就是那群沒有覺醒的「香港人」口中經常提出要爭取的「民主中國」。

我們還需要考慮到一點,「民主中國」的人口有九成多,乃中華人民共和國原有的人民,當中有三千多萬原共產黨員,人口質素是享譽國際。而這個「理想國」的國會將由這群生物佔絕大多數議席,中央政府將由牠們當中的「精英」統領,屆時僅存的香港人只能自求多福。 我們現存或僅存的優良制度、文化、核心價值,甚至是國際地位、財政儲備,我絕對不希望斷送給中國人。雖然這些事物現時已受到中國殖民政府所損害,但程度及速度將遠遠不及「民主中國」。

為免香港的一切化為灰燼,請不要再高呼那些無謂的口號,手持無謂的燭光,作無謂的幻想或對殖民者意淫,並及早醒覺,站在香港的大本位,脫離大中華情意結,投身爭取香港人應有的主權。

面對「六四事件」,我們應以看待外國悲劇的角度來說明自身感受,毋須過分投入多餘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