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的問題,是沒有同理心

早前,蘋果日報邀請屯門醫院心臟專科醫生、「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與社協幹事彭鴻昌進行對談,由於彭先生講的只是「講來講去三幅被」的廢話,所以連被我改圖恥笑的資格也沒有。而黃醫生則有條不紊的道出現時醫生所面對的困局,亦解釋為何自己支持停止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他講出重點 —「我哋唔係歧視(新移民),而係部𨋢(香港)真係爆滿」,一個簡單而現實的問題。

「面係人地俾,架係自己丟」,之前社民連成員、職工盟幹事、左膠杜振豪先生就因「有沒有數據支持該150人會使用公立醫院」的謬論(圖1),而引起網民捧腹大笑。身為「正義之師」的他今次當然當仁不讓啦,亦都對黃醫生的對談留下獨到的見解(圖2)。杜先生說得好,用升降機比喻並不適用,因為會影響自己或者盟友的「飯碗」,的確好危險。

圖1,感謝杜振豪提供笑話

圖2,段嘢水蛇春咁長又唔分段,睇死人咩

正如杜振豪所言,醫院是一視同仁的,他們會按病情輕重決定治療病人的先後次序,不分身份或國籍,所以對於整個醫療系統,無論是新移民 (包括老幼)或本地人,都是負數 (負擔)。我們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沒有時間空間跟左翼玩規劃和資源分配的遊戲,只要能減低整個系統負荷,不論多少都應該去做。更何況按照他的邏輯,若不停止150個名額的話,病情較輕的病人,豈不是要等到藥石無靈才得到照料呢?這只不過是將問題掃進床下底,掩耳盜鈴而已,始終有一日會爆發(其實已經爆發)。香港身為一個已發展的城市,我們的公共醫療系統是否停留在「醫得到」甚至「醫唔死」的水平就可以呢?

筆者為需要定期到公院覆診的人士,每次覆診都既漫長又痛苦,與百多位不同病患者圍困在密室內,歎氣同埋怨聲始起彼落,同一專科病人輪侯時間由過往一小時 (本身已經不合理),到近一、兩年由於人手不足等問題而要等候兩小時,有時醫生及醫護人員甚至未能於午膳時間用膳及休息。過多的工作量;過長的輪候時間;惡劣的環境,對病人及醫生真的有好處嗎?我只不過需要間中覆診,都已感到非常厭惡及無助,更何況每天都在這個戰場的人呢?是不是新移民就有人權,而病人及醫生就不配有人權或尊重嗎?所以杜先生這幾番話對病人及醫生非常之涼薄,亦令我不舒服同感到被冒犯。

圖3. 九龍有信和中心,香港島就有188同銅鑼灣中心,兩者都是筆者以前經常「蒲」的地方。

銅鑼灣有兩個地方「銅鑼灣中心」(圖3)和「香港大廈」,以前會對非業主或並非入內探訪住戶的人士 (主要為外傭),每逢周日收取入場費,又不是海洋公園,入去大廈都要收錢很無理吧?但原來在過高的使用量及超重的情況下會增加升降機的用電量,當然保養維修的費用亦會隨之增加啦,還會產生治安及環境衛生等問題,所以才向這班姐姐收取入場費。而香港就正正面對這兩棟大廈的困境,除了醫療之外,還有居住、教育、福利等一連串問題正準備爆發。

升降機尚且可透過保養維修去保持最佳狀況,但再鋒利的刀都有生鏽的一日,醫生都是人,不是機械,左翼的同理心究竟在哪裏呢?

P.S.1 筆者新一年祝杜振豪先生身體健康,孝孝順順,毋須使用公院的服務及被人再問候令壽堂。
P.S.2 再次向前線醫護人員(尤其是大口環同瑪麗醫院) 致敬,亦希望各間醫院生意慘淡。
P.S.3 黃醫生曾於FB自稱是「愛Beyond的左膠」,很抱歉,你還不夠「膠」(笑)。
P.S.4 Beyond啲歌真好係好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