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大佬的復仇 – 選舉大反擊

每次重溫星球大戰,西斯大帝白卜庭成功打敗絕地奪權,除了令安納金•天行者墮落外,主要是靠六十六號命令,令複製人軍團背後偷襲,同以數量擊殺所有絕地武士,每當看到這段,我就不自覺套入香港局勢。

在六月十二日和七月一日,是整個局勢走向改變的兩日,六月十二日是象徵港人,靠制度外的力量阻止政府,七月一日是象徵港人,將不可動搖制度的枷鎖解放,特別是推走議員的一刻,而亦都因此,各大政黨再無法掌握民眾走向,既無話語權,也無法影響更多,只可以參與和「被迫」在後方支援。

當現任議員,只有走上前線才獲得一定尊重外,那些遠離前線,身處大後方的民主大佬,除了寫文章,開網台,利用媒體影響之外,基本上都無法直接影響前線民眾,現在黎智英帶頭出手,已經證明民主大佬們,對被迫在抗爭手段和想法上進化的不滿,更重要他們捕捉到選舉依然是利器,但不是對政府,而是對爭奪主導權。

所以黎智英的文章,在我而言並不意外,因為縱使他說已經不在乎愛國,但他代表是這班傳統民主派和民主大佬,即是主張「民主回歸」、「建設民主中國」、「愛國不愛黨」,身份認同是「中華民族」和「中國香港人」這班老人,而當抗爭來到今天,中國面對內外壓力,也沒有絲毫退讓的跡象,這班老人已經害怕無法回頭,便開始部署收割,割蓆行動

而被迫跟隨民眾半年有多的傳統民主派,特別一眾老泛民已經按奈不住,隨住區選大勝,不斷游說區議員要大台,提議勇武要大台,希望分化到各種聲音,令最有「組織」的他們,聲音可以一支獨秀,得到「談判」本錢。

他們的責任是保存中國香港

老實說,正如我所說,今日的局面我不意外,由當年大台和前線、和理非與武力抗爭、泛左支黃與本土主義、傳統民主派和前線抗爭者,從來只有分歧,分歧怎樣來?就是沒有共識,上文已經說了很多,而最根本就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

關於此,我撰文《香港人的身份矛盾 – 香港與中國香港》說過:

「佢哋其實係明白,當大家嘅思考身份不一,佢哋難以忍受以「香港人」身份思考,因為佢哋半生都堅信「中國香港人」係唯一價值……講到尾,佢哋主張依然係以「中國香港人」身份,或「在港的中國人」思考,盡力食兩家茶禮,維持對華有利體制,避免損害中國利益,選擇面對問題根源就視而不見,或以民生時事迴避,務求模糊嘅「香港人」同「中國香港人」,兩個身份帶黎嘅利益矛盾,思考上嘅分别。」

上面就解釋一個概念,為什麼身份認同,會對如何行動、決策、前途有影響,而看著黎智英一眾傳統民主派,對此就更深刻,在這場對抗中,他們就算一起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或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但很快他們就會叫人,不要再行動升級,質疑武力反抗,懷疑前線手足,更希望大家相信談判解決問題,因為他們深知,局勢再惡化下去,他們的「中國香港人」身份就沒有位置,兩面不是人,也正正是他們反對港獨原因。

而當中國不願妥協,反而加強打壓工作,甚至縱容及支持警隊,使用不同酷刑,甚至抹殺工作,一切都是令香港人必須思考港獨作為目標,對民主大佬來說,他們雖然無力阻止中國,但他們可以阻止反抗行動,用來達成對抗局降溫的情況,有利自己他們可以遊走中美港三方取利,因為當香港失去影響中國的「角色」,這班民主大佬也無法,與西方的力量互動,以香港為平台,應對中國的行動或變動,對中國來說,他們無法影響民眾,也失去統戰價值

所以去華化,港獨,本土主義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潛在威脅。

以選舉一舉清算泛民以外的聲音

黎智英在蘋果的文章,或者不代表全部泛左支黃,最少代表了傳統民主派,及部份老泛民的方向,而他們正正會影響泛左支黃走向,最少我們肯定的是,他們已經定調一定要參選:2020年立法會選舉。

而透過網絡風向工作,他們發現到選舉是分化民眾的最好議題,因為他們掌握到很多黃絲,始終很多和理非民眾,本身源於支持泛民,但當大量年輕人犧牲和付出,才令他們理解到武力反抗,但不接受更進一步行動和想法,或黃絲不想把局面變得太快,而選舉是黃絲可以付出最少,但可以看似很大效果,特別在區選大勝後,更令黃絲的野心更大,正好給民主大佬們順勢而上,以選舉迎合他們。

他們想透過立法會選舉,達成三件事:

1:全體反對派要參選,必須參與泛民認證的初選

2:透過初選建立大台,用以邊緣化行動者、獨派、所有不屬於泛民主派的人

3:今次抗爭要完全排除港獨

而基本上,黎智英的文章已經係清楚表明,他想泛民主派做到的事:

一:阻止進一步武力抗爭

二:阻止爭取獨立成為港人出路

三:泛民主派必須堅持建設民主中國路線

三個目標是他們想做的事,他們為了讓泛民主派重回正軌,搶回反對主導權,是會不惜先分化民眾,邊緣化各種聲音,讓民眾只認受泛民主派抗爭,而其中一項就是搶佔選舉話語權。

所以到底是我們就分歧提出異議和質疑,提出現有制度才是問題所在,不可滿足自治,強調二次前途問題是分化行為?還是泛民主派為了選舉,為了話語權去指控他人鎅票、武力抗爭是鬼、主張獨立是中國權鬥,那個才是分化?

而如果泛民主派,甚至泛左支黃是認同黎智英的言論,視為將來這九個月的方向,這已經不是分化這回事,而是徹底去分裂香港反對聲音,而黎智英他們是擁有動員能力,有媒體影響力,有公權力,他們的行為和言論,是有足夠力量分裂香港反對聲音,比起質疑泛民主派來得更恐怖的行為。

一眾民主大佬成計時炸彈

要明白到一眾民主大佬的影響力,並不在於直接影響民眾,而透過影響泛民主派,各親泛民組織和人士,各大媒體和一定數量作者,甚至網軍,再利用其他帶風向,創造輿論,影響各大民眾,激化民眾的爭議和分歧。

特別在身份認同有極大分歧,各項政治理念和行動也有分歧,只需要民主大佬們,能夠掌握關鍵分歧,例如港獨,就可以分裂反對聲音,將和勇合一打散,推翻五大訴求為共識,以選舉做最大目標,為何他們要強調初選?因為只要初選加上正式選舉,就足以令輿論集中在選舉,也可以借「參選名單」,去分裂各陣容的合作。

當兄弟爬山和四不原則,變成包庇泛民主派的溫床,而往往他們的捉鬼和抹黑,卻無黃絲願去監督,甚至助紂為虐,而當黎智英文章一出,又有那個泛左支黃,願意駁斥他的言論?沒有,因為他們的影響力就是這樣大,畢竟作為泛民主派的金主,又有誰願意反抗他?

而最大問題,本身以黎智英為首,一眾民主大佬除了對內的影響力,也在西方政壇有一定關係,為了排除港獨這目標,他們會否動用關係,遊說時扭曲香港情況,抹黑非泛民聲音?雖然有兩三隊遊說團隊在外,但民主大佬的網絡年資太久,這是我一個擔憂。

沒有分化,只有分裂

如果以實際來說,民主大佬的影響力,其實對於香港人來說,是有幫助和有影響力,例如蘋果日報和天主教教會,一些上了年紀的中產,但問題在對黎智英一眾民主大佬,他們最終目的,始終是「獲得中國治下的民主,及不能放棄影響中國」

當初因批判支聯會六四晚會,作批判及反思大中華主義的開始,當時一眾民主大佬已經對,本土主義的興起有所忌諱,甚至黎智英一道下令蘋果封殺本土派,更不用說這五年來,對本土主義,前線手足的冷嘲熱諷,抹黑塗紅。

這五年來,奉行本土主義和非泛民意識形態的人,和願意挺身而出以行動抗爭的人,是直接用犧牲換取民眾,對武力對抗同更多制度外抗爭的接納,用未來同性命去換取今日局面,而現在這班民主大佬,為了自己的利益和權力,是會出賣他們,要知道他們無需要付出什麼,就可以擁有影響力,所以黎智英的文章,就已經是明確表示他們要分裂反對聲音。

其實很多人提出分歧,為何總有人視為分化,或指控提出分歧是鬼?因為處理好分歧,例如最根本的身份認同,香港主體意識就會趨向成熟,中國香港人也會走向歴史,這個對於大佬們的利益是有衝突,甚至會失去利益,所以他們就捉著,香港人對身份認同尚未覺悟,或因為年紀帶來的身份衝突,他們就利用這點,切割一眾影響他們利益的人,分裂反對聲音,去緊握依然支持他們的人,再影響他們向異議者作出攻擊。

這是不斷發生的事,但當進入選舉工程就會更嚴重。

這是我誠心的呼籲

在此我必須呼籲所有人:「不要為了一次選舉而背棄武力抗爭及抹殺港獨,甚至必須堅持五大訴求為公約數。」

我明白對很多人來說,他們不支持港獨,或不接受武力抗爭,但事實上這兩件事,在香港二次前途問題係必然的存在,如果大家四年任期而斷送未來,和當年「今天投七號,下年投六號」有何分別?六號在哪,身陷牢獄之災,特別當我們知道,立法會選舉的價值,根本不值得我們放棄這些事,就算放棄也不見得對港人有利。

但民主大佬呼籲要初選,不難預計代表民主大佬的體現,例如蘋果日報、城寨、泛民政黨、名大親泛民KOL及各大議員,也會投入其中,務求營造初選有認受性,勝出者是反對聲音的民意代表,到時候,民主大佬可以透過初選,去達成三大目的,甚至因應選舉工程,將五大訴求推翻,轉換做其他訴求。

而我們除了指出這些可能之外,而當他們實際行動,我們根本無法反制他們,因為這些大佬只會透過他們下線去做,作為一般人就只能,隔住一眾下線望著他們影響局面,而現在唯一制衡方法,就是建立在「無大台」「無明確領袖」

我最擔心的是,隨住他們策劃初選,不斷施壓泛民政黨,加上他們的體現,最終會迫到大家勢必走上分裂,當民主大佬和泛民主派,為了自身利益和影響力,堅持香港只可以有「中國香港人」,最後勢必和香港人切割分裂,我只能祈求香港人,可以發現揭露分歧並不是分化,相反無視分歧強行團結,才是分裂的起因。

星戰中,六十六號命令的成功,是建立在複製人基因中,對六十六號命令的不可逆,我相信香港人不是複製人,有能力反抗民主大佬的陰謀同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