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絲和藍尸都是忠實傻子

香港抗共之戰已經七月有餘,普遍香港人為求簡易分清敵我,就把政治立場分為黃藍。黃絲典故緣自2014雨傘革命,當年不少支持民主運動的人以黃絲帶為記,時人約定俗成地把偏向支持民主自由的人歸黃,至於藍尸則是東施效顰,藍尸見黃絲以黃色為記,他們就把黃絲帶換藍色,加多句「支持香港警察」就當作自己標誌,這批在廿一世紀仍然盲撐極權政府及反人類罪恐怖份子 aka 黑警的人,算得上是社會公害。

政見來說黃藍南轅北轍,不過文化DNA來看兩者的確係一家人。

1)權威性人格深植

黃藍是政見,拜神是無知,兩派人士都熱愛拜神,權威性人格深植,Fake news、所謂政治KOL、Content farm為什麼在兩派都盛行?蓋因深黃深藍都習慣崇拜權威,他們不是想要真相和箴言,而是需要 cosplay 摩西的人引領他們出紅海,他們都喜歡不問是非只看立場,政治不正確就是敵人,定性誰是敵人卻靠摩西,黃絲笑藍尸投票揀個號碼也要掌心雷出貓,但黃絲投票意向丫會聽城寨跟雷動計劃,人肉掌心雷咪一樣。

他們對沒有指引或先知的「未來」都會感到不安,為什麼這個「未來」要用引號括住?因為這種只靠拜神指引的「未來」非未來,只係教主們的想信徒不要問只要信的主觀願望。

2)擁有哪裏來的自信

黃絲 Sunday Protestor 柴娃娃式捉鬼,一個兩個煞有介事地自我感覺良好,結果卻是持續誤中副車卻毫無罪疚感,他們對政治認知的誤差,導致他們也是普遍偏執,自以為捉鬼就是正義,當其他人指出捉鬼有百害而無一利,這班人就會自我防衛系統條件反射,「我覺得/我認為/我見唔到」係佢哋應付自己完全唔理解的價值觀時嘅護身符,碰巧藍尸也是這種單線程偏執狂,這兩種人對自己追不上社會政治變化的處理方法並非嘗試與時並進,而係固步自封,然後以所謂人生經驗/二元分法/妖魔化別人去以理殺人。

3)幫親不幫理

黃藍俱鄉愿,他們口裏說理性,身體卻幫親不幫理,泛民聲稱黃營人士無論犯幾多錯,講幾多廢話,皇帝唔急太監急,總有一堆黃絲擁躉為他們說項解畫,「選舉」和「法治」就是他們兩大不可試探的兩誡,原來一人一票就係民主,原來人民守法就係法治,黃絲解決制度腐敗問題嘅方法,就是替泛民KOL做啦啦隊,選多些人入垃圾會做橡皮圖章+解決政工作者就業問題,如果仍然係解決不了問題,那就要「選」更加多人入議會,明明制度早己朽木不可雕,但超越黃絲政治認知的事就是禁區,港獨會激嬲中共/不可行/一國兩制有險可守所以無需港獨⋯⋯呵欠,不贅。

藍尸係政府教信徒 + 重度權力膜拜者,也是重度幫親不幫理教徒,如果你係掌權勝利者,你要藍尸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都冇問題,藍尸在愚忠盲撐方面其實頗為忠誠,對這種識字盲流來說,揀好宗教盲從附和不分青紅皂白撐到底就行。

黃絲藍尸殊途同歸,本質上大家都係一家人,不如打和啦Super。

後話:請別稱呼我為「黃絲」,因為我會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