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歧視 是因為沒有和中共劃清界線!

今年三月以來,武漢肺炎肆虐歐美,各國基本停擺,民眾的憤怒可想而知。然而,他們不能遷怒於遠在地球另一邊的中國,只能把情緒發洩在身邊的亞裔民眾身上。在外國人眼中,日裔、韓裔、越南裔、甚至菲律賓裔等等,和中國人的樣貌外表基本沒有分別。況且,在街上遇到一個「中國武肺人」,難得可以一洩心頭之憤,還怎會理會那麼多?輕則做出鄙視的神情和動作,重則破口辱罵、甚至直接上前襲擊。維基百科建立了專頁記錄這兩個月各國對亞裔受到無辜牽連的事例。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民眾對亞裔的反感程度,不能一概而論,但整體而言,一張亞裔面孔在歐美街頭受到無差別襲擊的機會,應該和一個健康正常人得到武漢肺炎並且死亡的機會差不多。但這種無形的恐懼,令人不相信身邊任何人,進入戒備狀態,「中招」後亦只能說自己倒楣而已。

儘管美國選上過一位黑人總統,但種族關係仍然是國內極為敏感的議題。中共外交部官員指控美國軍人到武漢播毒,美國總統不得不以「中國病毒」反擊,而且見中共收口,便不再以中國形容病毒。經濟學人三月底的民意調查,「中國病毒、武漢病毒、功夫感冒(Kung Flu),你是否同意這些用詞種族歧視?」共和黨人近 8 成不同意,民主黨人近 7 成同意,獨立選民同意與不同意各佔 4 成以上。另一條問題是「你是否同意中國需要為疫情負責?」共和黨人 9 成同意,民主黨人只有 54% 同意,整體同意的比例大約是三分之二。

看到這樣的民意調查結果,大家明白為什麼中共對這場宣傳戰嚴陣以待了嗎?中共必須否認武肺病毒源於中國,否則疫情過後,全世界二百多個國家組成聯合陣線,一起要中國賠償所有經濟和人命的損失,這會是一個天文數字,相比一百二十年前八國聯軍攻佔北京城後要求的庚子賠款,動輒會是萬倍甚至十萬倍以上。中共的信念向來是,謊言只要有足夠多的人相信,就可以變成歷史事實。如何令更多人相信「病毒無國界,中國無責任」呢?上面的調查結果給了指路明燈。原來越同意「中國病毒」是種族歧視的群眾,就越不同意中國需要為疫情負責。

美國的「白左」主流傳媒,堅信現任總統當奴侵是人類文明的公敵,盡快把他趕下台,世界也就會回到正軌。現在距離總統大選還有短短七個月時間,槍口一致對外,宣傳「責任全在中方」,未必會對民主黨的準總統候選人拜登選情有利。中共清楚美國國內政治勢力的盤算,對知名人仕指控「中國病毒」觸發更多社區種族歧視過案,五毛網軍樂此不疲全力推送,為求更多人模糊「中國病毒」和「中國需要為病毒負責」的關係界線,令自命道德高尚的白左懷疑:我支持向中國追數,是否我心底裡還有種族主義的陰霾未被潔淨根除?對啊,病毒不分種族傳播,這次只是不幸首先在中國發現了這種新型病毒,我為什麼要針對中國呢?只要把這種想法理順,那麼世界各地亞裔無辜受襲的責任,都可以全盤推給把病毒正名為中國病毒的美國總統當奴侵了。

民主黨前總統初選候選人楊安澤,在華盛頓郵報撰文呼籲美國亞裔群眾,國難當前,不要糾結「中國病毒」這種稱呼。國家面臨戰爭狀態,民眾應該表現出愛國精神,二戰時日裔美國人為國家的犧牲,得到美國所有民眾的尊重。

這個提議,深明美國實際上是進入了戰爭狀態,而發動攻擊的就是任由病毒向全球四散的中國共產黨。中共樂見歐美亞裔在當地被襲,每多一人受傷受辱,亞裔就多一分機會站在中共同一陣線。要停止民眾對無辜亞裔施襲,最好的辦法,莫過於亞裔名人一起站出來,呼籲亞裔民眾站在國家和西方方明社會一方,並明言自己對美國立國精神的支持,不會因為血源或膚色而改變。當然,其中的潛台詞是:我賺人民幣,但我仍然是美國人。不過,說這些話的後果心知肚明,就是馬上會被中共斷去財路,和受到中國蟻民的圍剿。去年某個 NBA 球隊經理轉發了一句「Stand with Hong Kong」,便觸發中共歇斯底里的反擊,可見一斑。著名美國台灣裔籃球員林書豪,二月傳出他和其他美國球員,防避武肺,拒絕飛回中國打中國聯賽。可是,上個月聽到「中國病毒」四個字,他馬上在 Twitter 發炮,說中國病毒這種說法必定令更多亞裔無辜受襲。他反問:用「新型病毒」或 COVID-19 真的那麼難嗎?

大家可以反問林書豪,和其他一眾滿口仁義道德但大賺人民幣的名人商人藝人:講一句公道說話指控中國,真的那麼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