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用黃圈, 重拾港產本土榮光

近期疫情當道下,黃圈嘅生意及收入大不如前,黃圈亦出現不同程度衝突,鬥黃、鬥慘、鬥平……總之現實情況就係,黃圈出現問題,但問題係處理唔到,因為黃色概念圈嘅本質,從來就唔係解決問題。

所以今次講下黃圈先天同後天一啲問題,同如題所講,我唔想參與黃圈嘅話,有一個我所諗嘅方向作為一種參考。

黃圈的前身—黃絲帶

如果要追溯黃圈,就一定要追溯六年前,九二八前後發生同之後嘅雨革,當時由雙學(學聯及學民思潮)發動抗爭,而支持學生運動,或對政治開始有認知嘅人,就發起「黃絲帶運動」,後來十一升級失敗後,演變堅決支持當年「雙學」路線,以雙學泛民大台為主,拒絕任何異見聲音嘅人為「黃絲」,而當雨革失敗過後,本土思想正式抬頭後,黃絲(或黃屍)就係成為形容以「泛左支」,或雙學演化嘅組織為主要支持對象,及「盲目支持大台」、「缺乏自省能力」、「思想膚淺」、「拒絕批判」、「離地」、「對政治不理解」嘅民主支持者稱呼。

而黃絲所以會用到今日,某程度出於兩點:

1:親中支持政府人士自稱藍絲帶,黃藍二元化,令黃絲滿足二元化下嘅對抗心態。

2:黃絲帶民眾,成為泛民主派嘅主要支持者,令泛民及相關友好,願意維持「黃絲形象」保持向心力。

你唔難發現所謂「黃絲」係無自己一套核心思想,佢哋只係依附喺「反對政府」、「反對派」、「支持民主自由」,當你想喺「黃絲」深化議題或進一步討論,其實佢哋係無方向,而當有一種說法成為主流,KOL同政治人物會用,佢哋就奉為金科玉律,神聖不可侵犯。(依家最經典就係四不原則,由保護前線變成包庇泛左支黃嘅理由)

以上就係黃圈一啲前世嘅事,其實亦只不過六年前,但我哋可以見到,當年黃絲嘅行為,放喺今日嘅黃圈,就可以解答一啲問題,例如點解出現鬥黃?因為我哋見到所謂「鬥黃」,好多時候,大家無任何標準去定到乜叫黃,當店家稍為唔符合自己把尺,就會被人批鬥,又或者當一啲人,或對「大間嘅黃舖」有意見,或提出一啲違反「主流」問題,就俾人指責分化。

呢啲情況其實同以前質疑雙學決策,或對泛民嘅路線有意見,只要你嘅意見不一,就會俾黃絲圍攻情況一樣,所以可以見到當黃圈係承繼黃絲概念,先天上就會帶有黃絲嘅缺陷。

黃圈的問題—空有想法,無視現實

中大學生報一篇探討香港民族內部嘅文章,作者杜宗健有一個觀點,其實放喺黃圈亦適用,甚至係即時嘅問題:「香港民族應是追求同一的目標及利益的共同體,但現實來看,當前建構出來的香港共同體,其內部上層階級的利益並不全然和整個共同體一致」

我哋將香港民族改為黃圈,其實利益同階段問題亦都存在。黃圈,依家黎講最成形係「黃色經濟圈」及「黃色Youtube圈」,黃色概念圈嘅目的好簡單,就係支持喺抗爭當中,願意表態支持同支援抗爭嘅人或商家,希望透過集中消費,鼓勵佢哋繼續支持抗爭,與及作更多實際支援。

但有啲人亦睇到,當時黃色概念圈,最少有二百萬人,可以話多又得,話少都得,但靠二百萬人嘅消費力,絕對會成為可靠客源及利益所在,而產生謀利嘅計劃。兩者嘅諗法並無對錯問題,黃絲希望有商家支援抗爭,商家求取利益長期營運,但當無人平衡兩者嘅時候,或無人願意放下部份利益,期望值同現實有落差時,各種衝突就會發生。

特別當黃圈內,其實有分「級數」,表態後面對嘅問題,有啲人本身有足夠資本應付,甚至可以化危為機,將黃圈化為商機,但有啲人係已經好勉強應付,加上藍絲杯葛,或被人打壓,然後武漢肺炎影響,經營就百上加斤,就唯有靠黃圈吊命。

黃圈已經成為肥豬肉

上述可以解釋到,點解出現鬥黃、鬥慘,呢啲不良競爭嘅經營,更重要係:「黃」係好虛無縹緲嘅想法同概念。

正如我所講,「黃絲」本身無核心理念,當將黃絲概概念演化成黃圈,又做不到共同目標同利益,彼此係無空間搵到折衷,正正呢啲問題,造就黃圈今日嘅局面,因為大家無「共同體」嘅覺悟,就自然只考慮自身為主,呢個就係依家黃圈面對嘅問題。

而係呢種局面下,無論基於「黃絲嘅道德判斷」,還是「商人嘅利益考慮」,佢哋急於要定義「黃」,而邊個可以有呢方面話語權,就等於掌握一個龐大利益,商業上:代表百萬人嘅市場;政治上:代表一張張選票。

而令我有呢個睇法,係源於兩件事,有中環嘅Cafe老闆講,有啲做黃店認證嘅人,上門希望佢加入並提供優惠;另一個係 Page Leo#講兩句,講佢對於黃色經濟圈一啲問題睇法同經歴。

而令我感受最深嘅係,當有人提出「黃色Youtuber圈」時,我嘅觀察到,係好多人都唔想理YouTube嘅運作下,從而提出唔到,真係對Youtuber有效嘅幫助或支持,又或者無視左YouTube生態,反而無形中加上限制,而一小部份有影響力嘅Youtuber,亦都無好似台灣咁,抱住一種「Youtuber係一種產業」嘅角度,令更多香港人,或Youtuber可以更認真看待呢件事。

我唔會質疑黃店或黃色Youtuber,因為表態而付出代價,但係依家嘅情況,我會指出「黃圈」已經變左噱頭,或一啲人眼中嘅生財工具,從而忘記點解有「經濟圈」呢個概念。

利與義的共同體—本土經濟圈

不過有兩個事實,大家一定要記住,一就係黃絲經歴左六年,仲會存在並且演變黃圈,就算黃圈未來無發展或殘破不堪,但依然會存在,所以無需要太針對黃圈。

其次就係,我呢篇文係俾有心人睇,或者身邊有朋友,可能等疫情過去就東山再起,我係希望之後嘅人,唔好犯黃圈嘅錯,而依家亦都有心,其實擺脫緊黃圈,互相串連去合作,所以我想講:

「我哋應該注重係重建『香港』呢個品牌,令香港製造、香港生產、香港品牌成為一個重點。」

其實鼓吹黃色經濟圈個陣,同時就有少數人提出更具體方向:當時有一定嘅人提出,黃色經濟圈唔應該單單建立喺消費同表態,而係透過消費鼓勵商家,喺業務、採購、物流、零售、批發上,搵立場相近嘅供應商或銷售商,產品盡量用本地生產,或外購友港嘅國家產品,盡可能減少或降低中國影響,促成香港部份經濟自主。

所以就當時就人講,我哋應該更名做本土經濟圈,而唔係黃色經濟圈,先可以對正重點,但之後個發展,大家有目共睹。本土唔係新嘅嘢,但喺今次疫情下,同中美貿易戰影響,當我哋係需要更多對外連接,強加香港嘅存在同價值。

而本土經濟圈嘅提議,唔會似黃圈定義咁模糊,我哋會希望有志於此嘅商家,多用本土產品或產業,輸入友港產品,減少對中國依賴,而消費者願意俾較高價去扶持產業,當本土經濟圈成熟後,有能力去作各種形式回饋,當然個人層面可以考慮表態問題,但實際就是要商家:「以香港本土為本」,避免鬥黃鬥慘鬥表態。

結語:唔怕遲,只怕不進則退

寫呢個題目,有時我諗會唔會太遲,因為未來香港一定有一個風險,就係中國被圍個陣,香港一定受波及,但作為一種對策,「本土經濟圈」就係透過脫中嘅舉動,壯大香港公司嘅自主力,去盡可抵消相關影響,同時令「香港」有返一定利益存在。

當然理想化來說,就係當咁樣經營係有利益,就會吸納唔同立場嘅商家,沿住呢個方向發展,到時都有可能有扮本土,扮香港之類情況,但佢哋確實要買賣,或使用本土產品,先會令我哋去到消費,而我哋可以因應每個人嘅想法,為自己設定條線,有無表態,有無幫過人等等,但重點就當呢啲公司,被揭發扮本土,而當佢哋嘅收入係以作為本土經濟圈為主,佢哋嘅利益一定受損。

而本土與否作為生意上嘅手段,就無需要好似黃圈咁,當你標榜某香港農場嘅農作物,或某漁場嘅魚等等,使用某支持社運嘅物流,一來易識别,二來更追溯有無咁做,三來對香港產業有幫助,比起政治表態引起嘅後果較少,要明白如果經濟圈賺唔到錢就無意思。

而最後,當有一日賣香港蛋,都係犯法個陣,乜圈物圈個意義都未必存在。

伸延閱讀:

盧斯達—《現在「黃絲帶」是低B的代名詞》(2015年文章)

社宗健—《共同體的內部拉扯——香港民族的階級矛盾與社會問題》

Leo講兩句—對黃色經濟圈睇法及問題所在(題目為作者自擬)

周怡—《結業隨想:黃圈的未來

封面故事 :
Motorola「龍珠」晶片開發者 90年代香港威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