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DSE雞:請為你的頹科搏盡

兩年過去,還依稀記得當日放榜,從老師手上接過成績單的情景。有人夠分等入神科,有人收拾心情,馬上報讀副學士重煉。當然,更多的是分數尷尬,但求一個負碌入U即可的同學,即使那從不是他喜愛的科目。 由我們懂事的一刻開始,社會大環境把我們每一個學生的 … [繼續閱讀]

大概從來都無人肯聽後生仔說話

就算長大了,中學雞了,上大學了,你還是不懂為甚麼那些大人依然用一副高高在上的眼光俯視著我們,總是對我們的一切指指點點。對他們來說,所謂的年輕人只是一群不成熟,不應多事,不應挑戰現有界限的小伙子。我們的教育,由那幫早已坐暖位子的老屎忽全盤決定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