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幸遇到讓我愛上中文的老師。

為何我會愛上寫作,多少與我中、小學遇到好的中文老師有關係。 記得小一時我最討厭的課堂就是中文課。那個老師姓司徒,早就過了退休年齡,也許是對教學的熱愛讓她堅持繼續工作。只是她那刻板,依書直說的教學方式對我這小一生來說實在是過於沉悶,每次上中文 … [繼續閱讀]

拍拖做得最多嘅,係等。

好多人話喺香港拍拖冇咩好做,嚟嚟去去都係行街睇戲食飯。點解會咁呢?要講香港可以去嘅地方其實唔少,行下大澳入赤柱漫步要消磨時間唔難,鍾意食嘅直入元朗就算唔疊羅漢都可以食個壽司然後掃下街。不過去依啲「偏遠地方」車程來回都成兩個鐘,唔約定早小小出 … [繼續閱讀]

異地戀其實也不錯。

異地戀向來被視為最難維繫雙方的一種愛:兩人相隔千里不能朝夕相對,連吃個飯都成了奢侈的願望,溝通方法只能透過電話或FaceTime短短的聊上一會。雖然異地戀不能時刻陪伴在最愛的身邊,但反過來看它卻能教會你珍惜一些以往覺得平常不過的事,同時給予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