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絲和藍尸都是忠實傻子

香港抗共之戰已經七月有餘,普遍香港人為求簡易分清敵我,就把政治立場分為黃藍。黃絲典故緣自2014雨傘革命,當年不少支持民主運動的人以黃絲帶為記,時人約定俗成地把偏向支持民主自由的人歸黃,至於藍尸則是東施效顰,藍尸見黃絲以黃色為記,他們就把黃 … [繼續閱讀]

黃色經濟圈的「投名狀」

反港共極權運動衍生了「黃色經濟圈」。當港共政權主管經濟的局長邱騰華批評這種做法繼續分化社會、正在享受「收成期」的立法會保險界功能組別議員陳健波指斥黃色經濟圈是另類欺凌的時候,我們知道,黃色經濟圈對港共政權有一定威脅。 香港人的政治敏感度一向 … [繼續閱讀]

民主大佬的復仇 – 選舉大反擊

每次重溫星球大戰,西斯大帝白卜庭成功打敗絕地奪權,除了令安納金•天行者墮落外,主要是靠六十六號命令,令複製人軍團背後偷襲,同以數量擊殺所有絕地武士,每當看到這段,我就不自覺套入香港局勢。 在六月十二日和七月一日,是整個局勢走向改變的兩日,六 … [繼續閱讀]

關於杯葛選舉 – 一日解決不了到分歧,只會越選越分裂

區選大勝後,我提出一個主張: 「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 如果真是有心,有理智,有思考能力,會看到我的主張,並不是單純杯葛議會,而是先爭取2020年立法會普選為前設,但正如我 … [繼續閱讀]

送決心「投票投贏共產黨」的黃絲一程吧

去年 2 月 13 日,高院法官區慶祥判陳浩天對 2016 年立法會新界西選區的選舉呈請敗訴。判詞裁定選舉主任有實際權力「客觀判斷」參選人是否效忠特區政府。 從當天起,香港的各級選舉已經不是公平選舉。香港法庭為港共政權度身訂造了一套選舉篩選 … [繼續閱讀]

前線抗爭者 你願意成為下一個「人血饅頭」嗎?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週日在 Facebook 發文,批評台灣民進黨如果拒絕立法支援流亡到台灣的香港政治難民,難免令人覺得他們是利用香港人的鮮血,換取明年一月舉行的總統大選選票。言論在台灣得到極大迴響,兩位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和韓國瑜都分別回 … [繼續閱讀]

反對杯葛選舉前,你真是理解現在的問題?

上一篇文章,我開門見山表達:「全力要求政府2020年落實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未能落實應全體杯葛選舉,拒絕承認議會合法性。」我當然預期會有所反彈,但這些聲音都是圍繞:「會令建制同政府得益。」 不客氣地說,除了否決建制議員私人提案的權力外,這廿二 … [繼續閱讀]

二零二零年立法會無普選,我們應當全體杯葛

二零二零年的立法會選舉,如果沒有一個有共識的處理方案,必定會爆發不亞於過往的內訌,在《中國暗箭密佈下,香港人憑什麼覺得贏了一次?》中的結尾,我對未來的擔憂是在我們的分歧,會容易成為被中國分化和滲透的地方: 「我們還沒有共識,單單是反政府也沒 … [繼續閱讀]

勇武、泛民與中共的終極博弈

踏入 12 月,香港的反極權抗爭已經差不多歷時半年。前線勇武派和敢於站出來反抗的香港人,勇戰受傷、被自殺、被失踪,數以千計,被警方拘捕的更超過 5500 人。以目前形勢看來,這會是一場持久的低武力內戰。勇武派表現出來的勇氣無可置疑,但知己知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