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純粹

那年的純粹意外地聽到「咬唇」這首歌,想起一個人。 那個人其實不重要,不是賭氣,而是她在我生命裡真的沒佔有很深刻的份量。 更正,勾起的,其實是那份感覺。   那年我十八歲,正式是蠻荒年前,初出社會工作,找到第一份兼職。 是很懵懂的年 … [繼續閱讀]

你只是一個後備

K君是一名足球員,司職防守中場,正在效力一支業餘球隊。踢足球是他的夢想,雖然只能踢上業餘,還要只是後備,但只要有機會穿上球衣,踏上草地替球隊上陣,他就已經心滿意足。 「哪個不想當恩尼斯達?」這句是他常說的話,不過他知道自己的資質,只要他有份 … [繼續閱讀]

我想要的,是生活

生活,有人覺得你我每天都在過著,但在我眼中許多人每天在過的只是無意義的循環。 生活理應是讓人能提得起勁,在人生當中能有一件事讓你有動力向邁進,簡單一點說就是有意義。可是現今世代為了能讓自己生存,就已經花光了自己的心力,單單是睡眠與工作這兩個 … [繼續閱讀]

圖片故事 · 各自悼念

「六四」維園夜主辦了二十多年,有人說已經變成交差老餅,有人說是舊世代大中華情意結的餘熱,可以休矣;但筆者不同意這種取消主義的觀點,認為二十多年來的堅持,對無數港人來說,有不可磨滅的理想意義,傳承了一個民族的反抗精神和正氣,已經化作港人政治信 … [繼續閱讀]

筆風

多少年前,鉛筆彷彿絕跡學生們的筆袋中,皆因一支鉛芯筆面世。翻查維基,始知鉛芯筆由英國人於1822年發明,再由日本人早川德次於1915年發揚光大。這位日本人就是創辦了SHARP這個知名電器及電子品牌。之所以叫做SHARP,是因為鉛芯筆是不用刨 … [繼續閱讀]

悼念「叮噹」是矯情?!

本來不想寫類似的東西,因為有關叮噹的文章這幾天以來已是多不勝數,無謂再多我這張嘴去打擾林保全先生。但我在芸芸文章中看見一種論調,指悼念叮噹的人是矯情,更將之與抗爭和港豬之類的話題拉上關係,卻使我感到很奇怪,覺得還是要寫點什麼。 有些人說悼念 … [繼續閱讀]

關愛座摧毀了關愛

台灣其中一樣很使我崇敬的地方,是他們的捷運裡邊有所謂「博愛座」,專讓孕婦老人等有需要人士使用,座位以特別顏色標示。我在台灣遊玩時,見到這些座位就算空置,旁邊的人情願站著也不坐,那時候我會覺得「啊台灣人質素真高」,這也是我成為崇台撚的其中一個 … [繼續閱讀]